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0-10| 0-11| 0-12| 0-13| 0-14| 0-15| 0-16| 0-17| 0-18| 0-19| 0-20| 0-21| 0-22| 0-23| 0-24| 0-25| 0-26| 0-27| 0-28| 0-29| 0-30| 0-31| 0-32| 0-33| 0-34| 0-35| 0-36| 0-37| 0-38| 0-39| 0-40| 0-41| 0-42| 0-43| 0-44| 0-45| 0-46| 0-47| 0-48| 0-49| 0-50|
23时54分2018年02月19日
直播:
    中国经济的黑天鹅将从何处起飞?

    中国经济的黑天鹅将从何处起飞?

    © 路透社/ Kim Kyung Hoon
    评论
    缩短网址

    中国财政当局采取了积极防范化解国家金融系统风险的方针。但中国银监会主席郭树清在接受《人民日报》采访时表示,“黑天鹅”可能损害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这些”黑天鹅”可能是什么?某些无法预料的事件或者潜藏的风险?或者,监管机构知道黑天鹅,它们就是捍卫自己的既得利益并暗中破坏纵深改革的金融集团。

    中国僵尸企业蚕食1.2%的GDP
    © 路透社/ Aly Song /文件
    郭树清早在去年年初上任起就开始整顿金融领域秩序。当时就很明白:除了重工业生产过剩和房地产市场泡沫的传统风险之外,中国经济在金融领域遭到混乱的严重威胁。所谓的”影子银行”已经积聚了64.7万亿元,差不多占中国银行系统所有资产的30%。

    起初,影子银行是人民对传统银行业没有灵活性的回应。对储户来说,把钱存在中国各个银行中从来都不是有利可图的,因为1.8%至2%的年息差不多仅仅能够抵消通货膨胀率。而对于私人借贷者,去银行请求贷款通常来说也没有什么前景:中国的各个银行喜欢把资金出借给国家集团,因为国家集团有政府背书,而小微企业以及基本上没有什么贷款历史的居民难以获得银行贷款。
    结果就出现了私有公司:信托公司、贷款合作社、当铺。从严格意义上来说,他们不是银行,但他们积极从事对居民和小微企业贷款事宜因为这类公司拥有比银行存款利息更高的利率,有不少人希望把闲余资金存入这类金融机构。

    国家无论如何都无法阻碍这个进程,因为实际上市场本身已经解决了居民无法获得贷款的问题,从而让大规模的银行资源用于实施国家项目。
    © 美联社照片/ Mark Schiefelbein
    国家无论如何都无法阻碍这个进程,因为实际上市场本身已经解决了居民无法获得贷款的问题,从而让大规模的银行资源用于实施国家项目。

    国家无论如何都无法阻碍这个进程,因为实际上市场本身已经解决了居民无法获得贷款的问题,从而让大规模的银行资源用于实施国家项目。但包括国家银行在内的各个银行很快明白,影子银行在很大程度上是一门有利可图的生意,于是各个银行业开始加入这个进程。

    例如,政府为向开放商放贷制订了如此严格的规则,以至于银行无法贷款给开发商。为了绕过这些限制,银行想出了各种产品,即所谓的”理财产品”。银行以高于存款利息的利率水平接受储户资金,然后存入信托。相应,信托把资金出借给开发商。风险在于,第一,理财产品是短期信贷产品,而房屋建筑是长期项目。因此在新储户流中断的情况下,流动性风险出现的危险性将会很高。第二,对银行来说,这是帐外业务,这意味着,对存贷款比例的要求以及对自有资本的要求都不适用于这类业务。第三,居民通常相信,把资金存入这类理财产品是安全的,就像存款一样。各个银行并不警告公民,这类投资的风险很高,不存在任何返还资金的保障。无疑,这可能成为金融不稳定或社会动荡的根源,因此中国政府如此积极整顿这个领域的秩序。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世界经济研究所研究员陈凤英说:

    中国新经济:是社会福祉还是社会风险?
    © 美联社照片/ Mark Schiefelbein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有关研究中国经济的报告中曾经提到,中国的经济发展超出预期,经济增长较为乐观“黒天鹅”、”。所谓的灰犀牛”都是一种形容,说明我们的金融的确存在问题。首先,企业贷款问题很严重。这不是今年或去年形成的,而是过去几年中逐渐形成的。企业有扩展的需要,但是存在贷款过快的问题,同时还有一部分是僵尸企业。处理僵尸企业的过程中就要面临债务和人员的安排问题。在这样的情况下,就会产生银行坏账等系统性风险。其次,地方债务问题也是亟待解决的重要方面。再次,房地产问题。经过20多年的发展,房地产价格上涨确实带动了一些地区的经济和地方财政,在居民财富支配中,房地产是最有保障、最有可能升值的。但是今天,房地产也面临去杠杆、去库存。房地产的泡沫肯定要通过各种多层次的长效机制解决,那么在这一过程中,所谓的”黒天鹅”和“灰犀牛”都会出来这三方面的系统问题是最主要的,从这些系统性问题中可以看。到具体的问题。其中最为关键的就是金融创新中的不当现象。因为无论以什么方式创造财富,都必须要有实体经济作为支撑和依托。但是现在中国金融创新的背后支撑不够,责任不强,甚至还有坑蒙拐骗的现象。其后果就是引起一系列程序性问题以及某些机构出现问题,但不会是全局性的问题。因为毕竟中国的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都在监管金融乱象。”

    例如,中国银监会早在去年就要求各个银行把理财产品纳入平衡表。今年年初,银监会对银行担保借款发布新的《商业银行委托贷款管理办法》。当一个公司向另一个公司提供贷款时,这是一种通用做法。银行在这项业务中只应该充当中间人。但中国特色在于,各个银行通常为了高额佣金,自己决定投资哪些公司,但银行却不承担任何风险。顺便说一下,这个领域达到了13万亿元。现在银监会试图整顿这个领域的秩序,禁止各个银行开展类似业务。银监会强调,各个银行应该只充当中间人,所有风险和投资决定应该由债权人承担。

    起初,影子银行是人民对传统银行业没有灵活性的回应。对储户来说,把钱存在中国各个银行中从来都不是有利可图的,因为1.8%至2%的年息差不多仅仅能够抵消通货膨胀率。而对于私人借贷者,去银行请求贷款通常来说也没有什么前景:中国的各个银行喜欢把资金出借给国家集团,因为国家集团有政府背书,而小微企业以及基本上没有什么贷款历史的居民难以获得银行贷款。
    © 路透社/ Thomas White /图
    起初,影子银行是人民对传统银行业没有灵活性的回应。对储户来说,把钱存在中国各个银行中从来都不是有利可图的,因为1.8%至2%的年息差不多仅仅能够抵消通货膨胀率。而对于私人借贷者,去银行请求贷款通常来说也没有什么前景:中国的各个银行喜欢把资金出借给国家集团,因为国家集团有政府背书,而小微企业以及基本上没有什么贷款历史的居民难以获得银行贷款。

    中国银监会的新措施大大限制了利用借债资金购买的有价证券交易。当局和传统风险作斗争,如房地产市场过热。不久前中国宣布,今后拿地建房的不仅仅只有房地产开发商,农村地区的土地不一定是国有财产,但可以在上面建房。陈凤英说,这个措施有助于为农村居民创造额外收入来源,且使房地产市场更为平衡。

    她说:“国土资源部正在研究的这项解决房地产问题的办法是供给侧改革的一方面。”房子要用来住,而不是用来炒',这是我们最大的要求和目标。但是房地产的供不应求在大城市仍然存在,尤其是在一线城市,人们的需求旺盛,土地不多,现在甚至有些二线城市也出现了这样的问题,南京、杭州、武汉等地的房价也在上涨。我国正在探索宅基地所有权、资格权、使用权”三权分置”,落实宅基地集体所有权,适度放活宅基地使用权。这一改革的方向实际上公住房,而不是我们所说的商品房。也就是说,今后国内的房屋租赁市场供应会比较多。当然,也有一部分也会给房地产商,让他们进行二次开发,结果就是市场供应会有所改善。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推动建立多主体供应、多渠道保障租购并举的住房制度其中多渠道供应是比较关键的,过去出台的一些行政命令都。是针对需求方的,比如在投资方面进行限制,但是现在开始从供给侧改革方面入手解决问题。房地产市场问题还是要以疏通为主,而不能一味挤压。这是一个长期的问题,而不是短期的问题,不能操之过急。我们既要承认房地产在经济中的地位,也要让他有一个健康的发展。无论是去库存,还是去杠杆都会是一个比较长的阶段。”

    确实,金融领域的改革与社会和法律领域的改革紧密相连。因此,需要逐步渐进推行。郭树清在接受《人民日报》采访时抱怨说,“有的股东甚至把银行当作自己的提款机,肆意进行不正当关联交易和利益输送。少数不法分子通过复杂架构,虚假出资,循环注资,违规构建庞大的金融集团,已经成为深化金融改革和维护银行体系安全的严重障碍。”无人知晓,这是否就是郭树清所说”黑天鹅”。但他警告说,法律在新的一年对任何类似做法都毫不留情。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研究员刘英向俄罗斯卫星通讯社说:

    “黑天鹅”事件通常是指小概率、难以预测的事件,一般都是突然袭击。那么谈到风险到底来自何处这个问题,首先,金融风险无非是两个方面,即内部风险和外部风险。从内部风险来看,地方债务方面不会出现”黑天鹅”事件,房地产的问题我们也一直在监管,近期也在研究新的土地改革办法,同时还在加强对影子银行业务的监管,因此上述领域也不太可能出现”黑天鹅”事件。其次,我认为”黑天鹅”最有可能来自国外,而且主要来自美国。美国今年要加息、缩表、减税,这必将导致全球资本回流美国。美国的资本市场每月都在不断攀升,美国已经处于债务的堰塞湖危墙之下。尽管特朗普可能会为了连任总统,推动股市上涨,但是到底能否推动股市上涨,会不会出现”黑天鹅”事件,这些都值得怀疑。”

    至于影子银行和房地产市场过热都所引起的风险刘英称:

    “影子银行方面的问题还是比较严重的,影子银行业务是资金脱实向虚的罪魁祸首,各种金融产品层层嵌套。资金本应流向和服务于实体经济,但实际上有一些资金是在空转的,对于这种空转现象我们正在予以严厉打击。对于监管套利问题,我们现在目前也在严加监管,主要是引导银行如何化解的风险,监督一些机构走上正规经营道路,同时也会借鉴国外的经验…房地产金融方面,要让金融和房地产之间进行良性循环。现在一些三四线城市房地产也在去库存,这些城市也存在房地产泡沫的问题,因此,我国已经在严格监督一些城市进行去库存,在一些房地产供给不足的地方,会通过土地的释放,例如农村宅基地的改革等根本性的改革来解决问题。尽管我们目前存在一些问题,但是我们也不用太担心会出现”黑天鹅”事件,因为我们的改革是在从根本上稳步向前推进的。”

    关键词
    人民币中国
    社区公约讨论